短篇小说集锦 免费小说

487867沈宴萧钺小说全文章节阅读

2020-11-09 00:00:44  本文已影响0人 

一字字,一句句,都犹如最锋利的刀刃,猝不及防捅进了萧钺心底。

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,心脏竟然有种撕裂般的痛意。

那个女人,竟然恨自己到了这种地步?

“你说的,都是真的?”萧钺不信。

那个女人,明明爱他胜过爱一切,说飞蛾扑火也好,说挖心掏肺也罢,单一个她就让他尝尽了人世间情爱的所有滋味。

“什么杀女之仇?是她自己要抱着孩子跳弑仙台,雀翎只救了她没能救下孩子……”

许是太过自信,萧钺截然相信雀翎丝毫没有骗他,自是信了她所说的前因后果。

慕言听着他的话,忍到极致终是忍无可忍,直接挥拳对着他脸上狠狠砸去!

这种没有施展仙法和灵力的拳头,是最有血有肉的力道,宣泄着慕言全部的情绪。

萧钺丝毫没有料到,直接生生受了一拳,脸颊瞬间红肿了一块。

口腔里蔓延起血腥味,让萧钺刚才还自信笃定的思绪染上了一丝犹豫。

就算慕言和沈宴是兄妹,但也是刚相识不久,若不是他知道沈宴对自己的情绪,又怎么会这般痛心疾首乃至痛恨至极?

自己,难道真的理解错了什么?

“来人!送夜神妃送凰曦阁休息!”慕言视线落在萧钺身上,但话语却是对着身边的隐羽发布施命。

音落,雀翎身侧凭空出现两个黑衣蒙面人,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吩咐她跟着一道往外走。

雀翎刚稳定下的心再次悬起来,尤其是看到萧钺那沉重中透着自我怀疑的神情,更是害怕慕言真的知道什么,会要告诉他真相。

她千算万算,唯独没有算到沈宴是凤族公主啊!

若早知道会留下这样的后患,当初她就应该……

雀翎指甲都掐进了掌心中,但她丝毫没有要松手之意。

对着慕言和萧钺全都弯腿颔首行礼,她咬着唇跟着隐羽一道离开。

待殿中只剩慕言和萧钺二人,低压空气中透着的杀气让石墙都透着一层水雾。

慕言将腰间的佩剑往旁边一放,随即挽起衣袖再次肚子和萧钺挥出拳头。

这一次,萧钺险险躲开,握住了慕言的拳头。

“慕言,我知道你因为沈宴的寻死对我有怨,但她现在还好好躺在这里,只要集齐神魂便能醒来,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?等她醒来我们再一起问问……”

萧钺不知实情,依旧相信之前雀翎对他的所言。

慕言痛恨的就是他这幅态度,他运转灵力,直接拽着萧钺的衣襟直接到了内殿,让他看看冰棺中的沈宴。

“你说她还好好躺在这里,你来看看,她是好的吗?若不是有女娲石护体,她现在早就散成一堆灰了!”慕言对着萧钺嘶吼道。

萧钺踉跄着到了沈宴冰棺跟前,衣领依旧被慕言揪着,模样有些狼狈。

慕言在说这话的时候,再次朝萧钺逼近,让他退到无路可退,整个后背都靠在冰棺之上,寒凉彻骨。

“你倒是说说看,沈宴那么疼惜洛儿,那么惜命,又怎么会带着洛儿去寻死?!”慕言再次逼问。

萧钺一句话都回复不了,因为慕言所说的句句属实。

他的确没有去深究,沈宴为何要带着洛儿去寻死这个问题,全凭雀翎一张嘴说。

慕言看着他那苍白中透着挣扎的面色,深吸一口气退后几步,给了他自由活动空间。

“沈宴陪了你七年,你在这里陪她七日……七日后,你们夫妻情断,她往后是醒是死,皆与你无关。”

慕言说着,手一挥,在萧钺和冰棺四周布下凤火结界,随后转身离开。

四周空寂,唯有萧钺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在他耳畔响起。

他环顾周围,淡橙色凤火结界只困住了他和冰棺,连多余的一丝地方都没有。

萧钺靠着冰棺坐了下来,寒意蔓延到了全身。

他扭头看向沈宴,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想起他们自凡间一路相识到相知相爱的过往,他喉头有些发涩。

若沈宴只是个普通凡人,她的短暂一生到底还是被他给毁了……

“阿宴……”曾经无比熟悉的称谓一出口,他便觉得喉咙涩痛不已。

似乎,他已经不配这般亲昵唤她了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你走上这一步?我不是说了过些日子就接你回宫,你怎么就不能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呢?”

“身为司夜之神,若不能诞下纯正仙儿,往后夜神一职断然是要卸职给他人……自我历劫归天后便一直被此事纠结于心,我踌躇了六年光阴,终是在婚约到来之际下定决心……想着日后有人继承夜神一职,我再与你长相厮守也是极好的……”

萧钺慢慢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,将心底深处从未吐露过的心声尽数道出。

他和沈宴,是真正天人相隔了。

“沈宴,阿宴?”萧钺脑袋里还有根弦一直绷着,不愿相信自己再也碰不到她。

可是耳边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时不时回旋:“沈宴陪了你七年,你在这里陪她七日……七日后,你们夫妻情断,她往后是醒是死,皆与你无关。”

慕言将他用结界困在此处时,说过这样的话。

七年的感情,又怎是七天就能割舍和断裂两清的?

萧钺将掌心摊开放在冰棺壁上,试图与她更靠近一些。

“阿宴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为什么会从凤凰身变成凡人之躯,连司命星君都尚未看出你的前世?”

“可能对我而言,凡人性命和宫中下人性命都没有你看得那么重,又或者是我回了天界,早已没了曾经的凡间少年心绪了……”

萧钺一句一句说着,脑海中不断回旋着曾经的一帧帧画面,一幕幕回忆。

那个女人,似乎在九重天上从来都没有笑过。

只有在人间那段时间,才发自内心地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才变得不爱笑的?

因为随他上天?

萧钺在心底摇头,他知道这不可能。

当初知晓他的神仙身份,沈宴有惊措也有愕然,但也很快坦然接受,做好了独自一人抚养幼儿的准备。

可再听说他要不顾天规带她一起来九重天时,沈宴听闻不用和他分开,眼底的欣喜和泪水都是真诚透彻的。

那样一个女人,知道孰轻孰重,也知道他双重身份的为难之处,在天界生活时,知道别人都瞧不起她凡人身份,怕他因为她而被人笑话,整整六年几乎不出浮云殿,全身心陪伴孩子成长,再学习一些简单的修炼之术,想着有朝一日能被那群老神仙看得起。

那样一个沈宴,真的会走出自寻短见之路?

萧钺的思绪渐渐清晰,原本一直被雀翎之话引导的事情走向也渐渐泛起了迷雾,多了一条岔路。

那日弑仙池边的真相,到底是什么?

返回免费小说列表
展开剩余(
上一篇:雪灵山颜璃沧溟全文小说在线阅读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继续阅读

延伸阅读